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yinyiyong

/chenyong/, 1991, dreamer, coder

 
 
 

日志

 
 
关于我

http://tiye.me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0102追忆  

2011-01-02 21:4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恋也换不回什么,每当遇到有人在心里珍藏了什么,却无意中我看到时,我在想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心里面藏有类似的期待呢,答案不可能得到,合理的估计至少有的那部分人数量已经够多的了.然后我很年轻,至少很多的东西不能说我知道,然而一切已经过去了,算算长度实在不可小觑,二那只是一个开始,我的小学懵懂中鸿蒙初开的是对男欢女爱的不解和困扰,一个缘由化生两种悲哀成了我小学结束时的一种开始.我宁愿静静在一旁无论有没有,暗地里滋生蔓延,前者高尚后者龌龊,一者随时间沉沙折戟,一者伴随成长时候种种伤痕难以吸取,不过这些是我不愿去说的,只不过作为故事重要的一环,不方便隐瞒,模糊却已经足够.到了初中的我已经不是那个在入学之初叛逆不逊的小孩,不论是说文静还是软弱,我都淡淡的是一抹自己的影子每天只有学习心中不关心其他的东西,除了两样随青春闯入的东西.初中也就这么度过了,初中的时候我不少科普著作,因为那个时候听到霍金的名字还有膜宇宙觉得很新奇,当时从图书馆借看过不少的书.我的童年并不丰腴,从小时候我就步入那种离群的人的行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是迁居的影响吗.小时候书不多,小学末了对于书店里面的书籍还是觉得很遥远,后来因为那本时间简史接着是一本宇宙的琴弦拉开了序幕.人们都会很卑微,有的人不会,然而多年以后听到了一句每个人都是一个奇迹的话当时不知能做何解释,过后想想却又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奇.我的那段时光开始了,我对于宇宙的大统一理论莫名有一种渴望,不是因为好奇,而是书中学过来的就是这一种观念,比起学校老师强加的观念还要牢固,但是后来,日子久了风沙渐多,埋没了不知道去哪里,此外高中的开始掐断了一桩心事,而对于物理的热情也恍如隔世.初中的成绩让我很难接受接下来的痛苦,孤冷的心情愈发蔓延,这东西逃也逃不开,直到有一天摔落到了地上,心中如同断了一根弦,当时是憎恨现实,同时明白了自己的不足,而且到现在都明了知道了自己的缺陷,往往不是不知,而是不能.宽慰自己说,矛盾积累复杂之后,就会让矛盾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最后我可以发现自己的矛盾,矛盾已经变成我已经不能够动下手对付.弦论之前有个例子,想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初我以为现在的我一个大学之后的我会已经知晓,一个人提着自己的靴子能不能使自己飞起来,他没有,我也难以下手解决自己如何站住脚跟的问题了.我放弃.那时候我又接触到书,而且对于老祖宗留下的诗词和哲学挺有兴趣,但是我还是迷失了,回头看这些问题的时候,也许解决一个问题并不是一个正确就是从其他的方向着手都可以解决,因为问题的解决的不是好的结果,丧失之后的弥补,永远不足以消灭问题,我以为当时是一个错误,但除了错误之外没有对的东西.中间很巧的,帮助我振作起来的不是我所期待的人,确是我从未想到的小说,接着我又到达了一片新的天地.我暗暗思量着古人的思想,那些东西在当前的科技之下焕发这独特的色彩,我不由得为之诧异,当我心情一再变糟的时候我就想我可不可以,但最后那不是一个方向,积羽沉舟.因为小时候那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性子,长大就不断在吃苦头,我惊疑,现在的我还敢于让人读取我的眼神吗?一切都带着不安,我环顾.那时于是我想找个地方安放自己.那时候看到别人都会,我都不会,心里免得不甘被激起,压下.我想我失败倒下的正是这样一个地方.高考前我层忙着寻找自己的方向,相信我我曾付出很多,我的身体渐渐难以畅快,我习惯了,到高考钱的时候跟现在一样,我想,但我不行.高考以后我就开始补电脑,我有傲人的天分吗?天分就像是枯萎的大树,叶子落尽树干枯萎的春天你很难再抱希望.当时便解释自己,一定是认识事物的方式不同了,一定是.当然不同了,我最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光荏苒,我接触到了一些东西我本来想要,但发现拿不到.原先我以为人生就像是武侠小说一样,你付出你缘分你灵感于是能够成功,盼望也许我能够被发现,发现身藏禀赋,但也许我是一无所有的.高中的时候我曾回望,那一日我猛然想起了那个初中时候的我,每晚不忘相同的疑问而每一日等待而度过,奇迹还是不曾降临,尔后算是渐渐在长大,那段岁月跟我隔绝,我原以为那才是一个我,后来想想的确,那个最开始的日子叛逆,逐渐不敢有脾气,卷中思念又消失在心底,不曾清晰已然暌隔,接着我试着向渺茫的希望走了很多步,发现自己越发是无用,到那时,我寂寥.后面简单多了,我于是也被卷入了互联网革命当中渐渐迷上上网,又是一个新的世界,我不曾注意到,注意到的时候,我觉得这是历史而非人生.这一时刻我的状态,高考难过的我,带着高考前极力偷懒希望保留的学习的兴趣却已经残缺,看到满纸公式就像我嘴里含了肥肉就行别人拿了快说催吐.原本我看着网页翻开了代码说,我想学,后来独自翻开,我难以记忆,很畏惧地看着自己,我吞不下这些东西了吗.而我脑子里面还是能很灵活的转来转去,自然只限于我所钟情的那些东西,像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自卑地我还是可以见过了什么远远能想起,面对新颖地想法还是比身边的人更敏感,但是看到公式的时候,我搪塞,这是死的,我记不住.于是我的悲剧开始了,学习变得很难受.于是我想,电脑善于记忆,电脑善于演算,我做我的,只能做我的了.我的确下了点功夫,但后来知道与别人比较之后,我远远不算.剩下的事情,我花了那样一个图,在上面圆角矩形的卡片翻飞,我觉得至少做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我没有丧失所有让我自悲自己的,于是我继续,也是前面的博客所记录的,当然还有不少,换算比例也可以了.但我还是发现,我学不进去,即便我想.而时光来到这一刻,我在忙碌等待考试,我对于考试那么恐惧,因为我知道现在不补更加没有收获,但是当我看着纸上的,算术我的确不会,高中的时候我很讨厌做题,后来做题给自己强加一种厌恶,高考之后,难以消减,大学的课我不旷课,作业越来越懒,不管怎样上课听不懂了,讽刺的是我竟然很多次从中撷取灵感,然后成了博客里面不少的遗迹,我失去的,我得到的.看惯了自己失败,于是清醒一点自己应该是镇定心思用于承担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那样会折损很多,但是会值,然而最后这也成为我畏惧的障碍了.半个多月的考试很快就会有个结果,这是时间,不会停滞,所以结果总是会出来的.我不安,因为我的世界观多半要再塌一角,我相信很多我不能控制自己的东西也是来源于我自认为珍贵的,如果都塌了,我立足于何地.一个疑问,伴随多年而且.如果有人看了这篇都不分段的文章的话,谢了.谁又知道疑问会不会有人来回答而回答的人是否是解答解答的人能否解决问题呢,最后当然至今我也不敢于把内心的东西展露出来,不过想想有个事却对,人间很小,容纳的奇迹也不多,藏了东西不会有人找到,何况我不安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